探索发现 当代书籍设计的趣味性研究与思考

2019-03-28 15:14

  ,传统的书籍面临着生存危机与创新的挑战。巨大的压力带来革新的动力,因而可见到近年来越来越多具有趣味性的书籍的产生。

  相对于传统思维的装帧设计,趣味性思维的书籍大多结构独特,具有较强的互动性,并且包蕴着情感传递在其中,也更加迎合当代人对于求新、求异、求趣的审美需求。

  与电子书相比,读者面对的纸质书是一个立体度的综合体,设计师可以在四维时空中统筹布局,而不是仅仅限于一个二维的电子屏幕。

  例如知名创意杂志《sushi》,它是由奥芬造型艺术学院 Klaus Hesse 教授创办和主编,德国艺术指导俱乐部出版。在其 2012 出版的第14 期中,将整本杂志内容在每页进行 360 度的排版,读者需要不停旋转杂志才能读完,这样的设计给了读者不同于以往的书籍阅读体验,激发了读者对于内容的更深入了解。(图 1)

  邓中和在《书籍装帧创意设计》中提出了书籍的“内容美,意蕴美,形式美”的概念,指出当代书籍作为一种度的审美对象在传承传统之外,更需要加入创新元素。

  2007 年 GDC(Graphic Design in China 平面设计在中国 ) 展览全场大奖“小马哥”与“橙子”设计的《物质 / 非物质:大声展英国参展作品集》(图二),是一本没有封面封底的作品集,荧光马克笔彩线划出重点词句,仿佛让读者回到了记笔记划重点的学生时代。

  在书籍销售日益竞争激烈的现代,书籍设计无疑成为了影响书籍阅读感受的关键一环,书籍的创意美无声地为书籍的销售做起了广告。

  以儿童书籍为例,传统的儿童书籍多以精美的插图、有趣的故事来吸引儿童的注意力。英国的设计师 Herve Tullet 将儿童书设计出了新的趣味,具有很强的市场反响。他设计的《TheBook With a Hole 》(图三)是一本与儿童具有良好的互动性图书。

  书的中间被挖出了一个洞,透过这个洞,每一页的图画配合着这个洞形成了一个可以与孩子互动的环境,孩子可以通过这个洞进行交互,这样每一页的图画都和孩子的脸成为了新的故事。这样使得孩子的想象力变成无限的可能。而这样趣味的设计在儿童读物方面开辟了新的市场。

  纸质书的趣味性传递可以体现在外形结构、装订工艺、选材、文字编排以及与新媒体结合中的任意一个环节。

  ( 图片来源:阎鹤.书籍设计度空间形态的表现研究 [J].《包装工程》2015,36(2):37-41)

  《艺术危机》书籍直接将外观造型设计成为了一把黑色的,通过如此直接的概念,设计师想告诉读者:艺术的危机就在眼前。( 图 4)

  由于当代的书籍设计师越来越突破传统的设计思维,大量的趣味书籍外观涌现,甚至是书籍的包装也有了更多新的思考。

  如荷兰国宝级书籍装帧大师伊玛布 (Irma Boom) 将她的书籍作品集《书的结构学》设计成了跟火柴盒差不多大小的造型,为了便于携带与运输,再为这本书设计了能够将其镶嵌在其中、类似书造型的外结构包装,看上去产生了书中书的趣味感。(图 5)

  随着工艺的发展,书籍的装订形态不断地 发生着变换,或折或卷,当代的书籍装订多是 古法的传承,但是现代设计师还是给装订赋予了新的趣味性。

  2015 年度“世界最美图书”《订 单——方圆故事》,借用孩子们爱看的动画书 创意,装订成左右两部分,左侧裁剪成 4 册可灵活翻阅的漫画小人书,并采用书籍专用 的防潮编织材质的包装纸作为封面。可见传统的装订方 式也能因为创意带来新生。 (图 6)

  书籍的定义在当代被不断地放大,因此出现了许多新的装订思维。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的活动 2016 年“中国最美的书”,其获奖作品《九十九》是中国著名设计师洪卫的最新作品集。

  该书装帧概念如洪卫工作台上的一本文件夹,将大小不一的纸本轻松自由组合。书中将作品按风格进行分类,用不同质感的艺术纸张进行印刷,通过多种形态的集结,整体设计烘托出作品强烈的中国气韵。(图 7)

  书籍的选材就和电影的剧本一样,对于决定一个作品的好坏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当代书籍设计师对于题材的趣味性有了更多的思考。

  由朱赢椿设计的《虫子书》荣获 2017“世界最美的书”,全书内页没有文字,完全由虫子沾墨之后留下的爬行痕迹构成。虫子们一幅幅形态各异的“作品”具有了书法与文本的气韵。

  而读者对于这种史无前例的突破题材充满了好奇,在阅读的过程中也会因为阅读者的不同对于内容有着开放式的理解和思考。(图 8)

  文字是书籍内容的核心,而单纯的文字只 能起到传达信息的作用,设计则会赋予文字灵性,唤起读者的共鸣,而文本视觉化一直是编排设计中极富趣味性的研究,视觉诗 就是其中 一种表现方式。

  《设计诗》就是运用了这种感性的文字设计,将诗歌艺术化的视觉效果呈现在纸面上,通俗易懂,让人看完会心一笑,深受启发。(图 9)

  由赵清设计的《遗忘海》 获得了 2014 年“中国最美的书”称号。这本书集结了罗拉拉近十年来对文化艺术界人物的采访笔记。本书设计的风格简洁、纯粹。而文字的设计上运用了一种新的试验性尝试:海水浸泡之后,字迹淡去,用这种明显的手工痕迹来体现“遗忘”,通过反复的尝试,最终得到重点字句被海水晕染浸泡的效果,同时保证阅读的功能性。( 图 10)

  新媒体技术近几年的发展迅速,例如增强现实技术、虚拟现实技术的出现,在各行各业也得到了充分运用。同样这样的新媒体也为传统纸媒的走向也带来革新性的影响。首先,电子书的出现为读者的阅读体验提供了新的选择;其次就是新媒体技术与纸质媒体通过一些电子媒介的结合大大增强了阅读者的兴趣,其中增强现实技术与书籍的结合目前较为广泛。

  增强现实技术与书籍的结合在这几年非常广泛,增加了书籍设计的趣味性,其中儿童科普类书籍占了很大的比例。由于传统的科普类读物比较单调乏味,而增强现实技术的加入,生动化了讲解的内容,吸引了儿童的阅读兴趣,更有助于儿童对于科普内容的理解。

  例如《idinosaur》是一本介绍恐龙知识的科普图书,只要通过配套的应用程序就可以将恐龙的造型通过增强现实技术模拟再现,甚至在阅读的过程中,可以透过媒体设备与恐龙互动合影,让儿童对于恐龙知识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学习。(图 11)

  要考虑感性与理性、艺术与技术的平衡状态。如今的书籍市场,许多设计为了经济效益,不惜破坏书内容而把外表做得花枝招展,这样的做法无益于书籍设计的发展。书籍设计与纯艺术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并不是设计师个人情感完全宣泄的领域,装饰依旧要服务于内容。而设计的趣味性也与之相同道理,过度的创意只会让书籍本身显得华而不实。

  此外,趣味的创意要为最终书籍的出版效果作思考,切忌不切实际的天马行空。一部好的作品最终还是需要精美的印刷工艺来兑现,不但要展现书的物化形态,还要通过书的材料载体、印刷技术及工艺方式,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感受到书是动态的、可交流的充满情感的生命体,从中获得整体感受和启迪。

  书籍作为人类文明的载物有着悠久的历史, 中国的书籍文化在 2000 年里不断地进化和发 展,所以当代的书籍设计不能完全舍弃传统。 特别是趣味性的思考上,将传统的设计进行融 合和优化,能创造很多让人眼前一亮的创意, 正如上文提到的《方圆故事》就是对中国传统 装帧的新思考。

  吕敬人在《书籍设计教程》中说道:书籍艺术的想象 空间很大,与古人的书籍艺术相比,令人感觉 想象力远没有发挥出来。所以说我们的书籍设计还可以更大胆地尝试。

  诚然,电子科技的进步有了更多和纸质书 结合的空间。许多新媒体手段诸如 VR(虚拟现 实)、AR(增强现实)等,这些新的科技手段 与纸质书籍进行结合就会使阅读更加地多元化, 使读者感受到更多不同的趣味性和互动性。

  如上文提到的目前市场上许多图书与增强现实技 术的结合,大大提高了读者阅读的趣味性。但 是目前的结合尚且大多停留于表面的效果,若 能将新媒体与书籍进行更深入的结合,例如:

  很多人在阅读小说文学类作品的过程中很想适 时去了解别人对于同一段情节描写的观点与理 解,那么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可以将阅读的内容 扫描到屏幕中,你可以实时看见其他读者对于 一段话甚至整个文章的实时见解与看法。

  物质生活日益丰富的今天,人们对于精神文化的需求有了进一步的提高,这也对书籍的设计有了更多的要求,那么趣味性的设计是一个新的思路值得我们更多的去研究思考。趣味性设计将带给读者更多的快乐思考,也会提升书籍的珍藏价值。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